工作结束之余, 

应当是出去转转的, 

屋子里也没什么好东西, 

呆久了真的无趣。
 


出去转转,

 出去转转, 

放松下心情,

找一大树乘凉,

聆知叫鸟鸣, 

吞花草之香, 

唯无风之遗憾。
 


傍晚时分, 

立于家宅之口, 

背东向西, 

映眼便是一景光霞, 

落日余晖晕染半天, 

与瓦舍楼台参差相错。 


 良久, 

不过一刻, 

回身, 

待做其它。
 


矣已入夜, 

晚上迟迟不休息是因为不困, 

还是源于对白天时间流逝的恐惧, 

强挣扎的清醒一刻, 

徒劳, 

困,不困!